找私服-快递二次收费,为什么说是欺负农村人?

时间:2019-12-09 03:30 来源: www.seosem.ws

 快递二次收费,为什么说是欺负农村人?

中国的消费市场一直是神话般的存在,也催生出大量野蛮生长的行业,其中,快递业是最典型的代表,围绕这个行业也诞生了无数的传说,比如快递小哥月入1万元、企业高管为普通快递员强出头、机器人送快递、无人机送快递也都有了一些不错的进展,但依旧不能满足中国消费者之于快递的渴求。相关数据显示,中国2018年全年快递总量达到507.1亿件,平均每人36件,超过美国、日本、欧洲总和。要知道,中国因为人口基数太大,计算总量的时候,还牛气哄哄的,但只要一核对人均水平立刻萎靡不振,人均快递量逆势而行,可见这个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是真的疯狂又野蛮。我们骄傲于中国快递业取得的成绩,也不得不承认,野蛮成长会带来一些乱象,如快递小哥猝死、暴力分拣等等,更有结构性的运营问题,如市区内的恶性竞争,而偏远的农村山区则覆盖面不足、服务质量低下,最近又被媒体暴露出:一些农村地区,有快递二次收费问题,更是引发大量关注,有媒体评论说:快递二次收费,简直就是在欺负农村人。

平心而论,快递业在农村地区确实充满挑战,一方面,农村的快递量远远不如城市和郊区,大家还是非常依恋‘赶集、庙会“等方式;另一方面,快递业的主要成本就是物流运输,农村消费者都有自己的村庄,自己的院子,不像城市消费者,一个小区就能挤进上千人,快递小哥只需要跑一趟即可。显然,我们理解农村快递的难度,但中国快递要想真正成熟,就必须要为农村市场量身定做经营模式,而不是欺负农村人二次收费。

我太难了:快递业如何二次收费?

如前文所述,中国农村消费者还是比价喜欢赶集、庙会等方式来购买商品,这是农村市场的劣势,但同时,也意味着农村市场有着非常大的潜力,是一片金灿灿的蓝海。相关数据显示,农村快递的密集度虽然不及城市用户,但就总量来说也有120亿,占比超过20%,这些快递被送往农村之后,却经常被要求缴纳额外的费用,项目也是纷繁复杂,如超区运输费、保管费,或者干脆直接收取“服务费”,如果附近村庄只有一家快递,二次收费的幅度往往非常嚣张,个别贵重物品甚至会收取10元保管服务费,而那些竞争相对激烈的地区,则不会如此嚣张,但也要收取1到2元的费用,有些快递较多的用户,整年下来可能要交几百元的额外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面对快递二次收费,农村消费者相对暧昧,不得不承认,老乡们都是非常朴实的,而且也习惯性维护自己的面子,有很多人认为仅仅是一两块钱的事儿,太较真,有失体统,而一些在外工作的子女,虽然有较强的维权意识,但也常常懒得花费精力处理这些事情,久而久之,农村的快递市场就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潜规则体系。

显然,快递业在农村市场有自己的经营困难点,同时,他们也深谙农村消费者的心理,努力维护一种“随时会崩溃”的微妙状态,说得直白点,就是欺负农村人。当然,如此欺负是基于农村信息不透明,维权意识差等基础之上,但随着时代发展,农村地区城镇化进程加速,整个市场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事实上,一些地区的新农村已经盖起了小区,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开始追求“在屋里上厕所”的生活方式,自然地,对于快递业的要求也会改变,会逐渐放弃赶集模式,更多地选择网购,如果大家发现网络购物的成本,甚至比赶集还低,农村快递的增长将会是爆炸性的。在这种背景下,真正有远见的快递经营者,绝对不会再欺负农村消费者,而是思考如何开发出新的经营模式,抢占高地。

创新经营,中国快递如何在农村闯出一条路?

毫无疑问,快递业在中国还有非常大的耕耘空间,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加速,农村人之于快递业的依赖将会大幅增加,况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农村走向城市,大家依靠手机、视频、图片来传递精神情感,而快递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纽带:城市里的孩子可依靠快递,给家中的母亲寄送一件不太时髦的衣服,一部iPhone5s以及一本毛泽东诗词选,而母亲又能给孩子寄来一筐咸鸭蛋或者只有家乡才有的香肠,又或者直接寄来一麻袋仍旧带着泥土的新鲜花生。显然,面对如此具有潜力的市场,快递巨头绝对不会无动于衷,而一旦巨额的资本涌入,类似取件收费、二次收费等小伎俩就会快速消失,而真正能拿下这块大市场的企业,一定是创新经营者,依农村特性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