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私服-他们为何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对象?

时间:2019-11-02 20:28       来源: seosem.ws

他们为何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对象?

力瑾

①什么样的人可以被归为“黑社会”?湖南湘潭广场街道福利社区将失独家庭列入其中。3月26日,多张名为“扫黑除恶十类重点工作”的展板图片在网上流传,展板罗列的十类工作中,“失独家庭人员、重性精神病患者等重点监管对象”赫然在列,引发热议。展板落款为“广场街道福利社区宣”。(《湘潭一社区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对象?回应:内容不妥已撤下》2019-03-26  澎湃新闻)

②澎湃新闻3月26日报道湖南湘潭福利社区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对象后,又发现山西忻州卫计委也将失独家庭纳入扫黑工作。山西省忻州市中心血站微信公众号2018年9月19日刊发一则名为《开展扫黑除恶治乱,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文章,罗列的卫计委系统扫黑摸排内容,失独家庭包含其中。文章落款为“忻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这份宣传告示罗列的九类工作中,第五类为,“失独家庭人员,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等重点监管对象和系统内特殊人群实施或准备实施影响系统安全稳定行为的”。这一表述与此前湘潭福利社区的展板内容一致。(《不只湘潭,山西忻州卫计委也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摸排对象》2019-03-27来源:中国青年网)

③3月28日早上,多人向澎湃新闻()反映,河北井陉县人民政府网站上的一份文件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除恶工作重点摸排对象,他们感到无法接受。一些失独家庭成员提供给澎湃新闻的图片显示,相关文件落款为井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落款时间为2018年3月1日。该文件除了将计划生育失独家庭纳入排查范围,原基层计生工作人员、赤脚医生、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等人群也被列为涉黑涉恶情况摸排的重点群体、重点人员。……在其“工作任务及分工”部分提到,“各单位要在2018年4月底前对本单位内的涉黑涉恶情况开展全面摸排,重点涵盖:医疗纠纷、涉军人员、赤脚医生、计划生育失独家庭、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原基层计生工作人员、自述苗受害者、离退休人员待遇等重点群体、重点人员,及时发现涉黑涉恶线索。建立台账,制定“四个清单”(线索清单、核查清单、复查清单、处置清单),如实填报《涉黑涉恶线索排查登记表》《涉黑涉恶线索排查清单》。”(《河北井陉县卫健局回应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摸排重点:文件已撤》2019-03-29  澎湃新闻)

尽管有关方面给出了“工作失误”、“误读”的解释,并将文件或展板也已撤下,但他们这样做,显然已对失独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将错误的做法改正,这是他们最起码的本职工作。对于我们普罗大众来说,值得关注的是:除了“扫黑除恶”有扩大化之嫌外,更应关注的是,他们为何会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的对象?这原因,值得我们大家深思。

失独家庭,本属于维权的弱势群体,本值得大家同情与帮助。失独家庭,尽管在维权时,可能会因激动而干出一些出格的事,但他们与黑恶势力完全不同,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而我们的有关方面,何以会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的对象?有人给我们做出了分析:

“中央三令五申强调执政为民,但在某些官员眼里根本没有人民,只有“我”和“非我”。你听话,就是“我”;不听话,就是“非我”;“非我”当然就成为重点整治对象。于是,借助“扫黑除恶”的东风,一切“非我”都可以被装进“黑、恶势力”的筐,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思维。更加荒唐的是,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打着响应中央“扫黑除恶”大政方针的旗号。如果任其发展下去,那些根据《信访条例》依法反映问题的人都可能列为重点监控对象。

“扫黑除恶”的根本目的是净化社会治安,打击那些为非作恶、欺压群众,攫取非法利益,称霸一方,在当地造成重大恶劣影响,损害了基层政权基础,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违法犯罪分子。在“扫黑除恶”的问题上,绝不能跟风,更不能扩大化,不能把“黑恶势力”变成一个口袋,随意装填。用一位法官的话说:“扫黑除恶”是无比正确的,但不能脱靶。”(丁海洋律师:《把失独家庭人员列入“扫黑除恶重点监管对象”,大吃一惊!》)

原来,他们之所以会将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的对象,全是因为他们将不听话的维权者——依法反映问题的人——视作“非我”的敌类思想在作怪,全是因为他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封建腐朽思想在作怪!这是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