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sf-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时间:2020-03-26 23:56 来源: www.seosem.ws

全球疫情的暴风雨中,欧美接连亮起红灯。境外输入病例持续增加,让国内刚因“清零”稍微松弛的神经不敢就此放松。

由于比赛或备战滞留海外的运动员群体,在赛事取消、训练停摆后,他们大多不需要进行去或留的思想斗争,唯一愿望就是“尽快回家”。

日前,中国奥委会新闻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家体育总局正组织在外各运动队有序回国。除了“大部队”,还有一些单飞、留洋的运动员。归途中不无披荆斩棘之感,更可以感受到来自祖国的支持和温暖。

“回到家,才能让人觉得踏实。”守着最朴素的信念,他们踏上漫漫归乡路。

囧 途

3月13日,看到英国单日增长20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后,正在直布罗陀打公开赛的台球小将周跃龙马上意识到不对劲了。

此前,周跃龙从英国飞往直布罗陀时,飞机上根本没人戴口罩。“我当时就判断下个月的斯诺克世锦赛肯定举办不了。”他二话不说立刻着手查起机票,也跟其他在英国的中国球员通了气,“他们大多数都想等世锦赛取消的确切消息,我说,到那时候就回不去了。”

许多留学生也像周跃龙一样警觉,英国直飞中国的机票瞬间供不应求。周跃龙查了一晚上,发现大部分机票都要转机两次,而像泰国、新加坡等国家都会限制入境。订票、退票、再订票,机票加退票费花了7000多元,折腾到最后,他终于买到一张3月17日从曼彻斯特到多哈转机回国的机票。

同一天的中午,身在波兰的女排运动员任凯懿走过街边教堂,听到钟声响起时不自觉地怔了一下。这是她到罗兹的第十五天。

zhaosf-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任凯懿(中)。

本赛季排超结束后,任凯懿开始首次留洋之旅,加盟了波兰罗兹建设女排俱乐部。一段“人在囧途”从此上演:2月7日,她计划从北京取道迪拜转机到贝尔格莱德,然后入境波兰。当时国内疫情正处于上升期,国外病例还不多。没想到抵达贝尔格莱德后,任凯懿几次想要去大使馆取得签证都无功而返。听说北京的波兰大使馆重新开门,她2月22日又飞回北京,拿到签证后于2月26日再次出发,从莫斯科中转顺利入境波兰。

原以为一切终于落停,没想到仅仅半个月后,疫情形势急转直下,猝不及防地砸在任凯懿的身上。3月13日的训练课,听到波兰女排联赛提前结束的消息,有的队友忍不住哭了。“世界真是一个共同体,前两天我还在为NBA停赛操心,转眼间自己的比赛也不能幸免。”任凯懿有些无可奈何。

当日晚间,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宣布进入国家“流行病威胁状态”,3月15日起禁止外国人入境波兰,并暂停所有跨境航空、铁路和公路交通。非常时期,航班不断被取消,任凯懿没有浪费一分钟,火速买到3月14日从华沙到多哈、再中转曼谷回北京的机票。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波兰“封国”的最后关口离开,“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一天忙着查机票的还有网球选手王雅繁。在墨西哥打完蒙特雷的比赛,她就接到印第安维尔斯赛取消的消息。随后,她和教练、体能师飞到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当时这一站比赛尚且幸存。3月13日,ATP宣布休战6周,王雅繁从晚上9点开始,查了六七个小时机票。“很多地方限制入境,有的地方还需要签证,我都没有。后来决定先转机到日本,有人说出关取行李就不能再转机了,我想就试一试吧。”

身处地球的不同角落,当疫情的阴霾遮住太阳,这些运动员本能地选择了同样的动作。

zhaosf-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王雅繁通在微博介绍了自己的回国经历。

3月14日下午,王雅繁登上了飞机。她的行李直挂上海,确保了转机的便捷。从瓜达拉哈拉到墨西哥城,再从东京到上海,40个小时后她终于回到国内。“一路上心里都很紧张,一方面焦虑能不能顺利回家,另一方面也担心感染的风险。”不过,王雅繁连说自己是幸运的,另一名球员尤晓迪为了回国,甚至要从埃塞俄比亚转机。

zhaosf-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任凯懿晒出的登机牌。

相形之下,同是3月14日出发的任凯懿多了不少波折。在华沙机场办理值机时,机票显示在曼谷转机要停留13小时40分钟,而泰国因为疫情取消了对中国的落地签,没有过境签证的任凯懿只能去临时换票。“当时面对种种未知,很忐忑,还有一点害怕。”3个小时后,她终于等来好消息,成功拿到离开波兰的最后一趟航班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