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私服-新中国第一场经济战

时间:2019-10-30 18:13       来源: seosem.ws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面临的新的严峻考验之一是如何迅速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国民党政府溃逃后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当时的上海,经济已成崩溃之势,煤炭只够用一个星期,棉花和粮食的存量不足维持一个月,一大批不法投机商趁机兴风作浪,市场连续出现多次大的物价波动,引起社会极大的动荡不安。

有些人对共产党管理经济的能力表示怀疑,他们说“共产党在军事上得了满分,在政治上是八十分,在经济上恐怕要得零分”。

面对这种严峻的经济形势,党中央把这一重任交给了在财经工作领域有丰富经验和卓越才能的陈云。1949年7月,以陈云为主任的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一成立,便立即投入平抑物价和统一财经工作的战斗。

上海刚解放不久,人民币就遭到投机商顽强阻击。陈云代中央起草了致华东财委的电报,决定首先以强硬的手段,在上海给投机势力以迎头痛击。

6月10日,上海市军管会采取断然措施,一举查封了金融投机的大本营证券大楼,逮捕了200多名银元投机操纵者,沉重打击了破坏金融的非法活动。

7月27日,为稳定物价,陈云主持召开了上海财经会议,对上海的困难进行认真分析。他指出,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东方的金融中心,上海站不住,全国经济稳不住。会议达成共识,统一全国经济力量支援上海。

新中国一成立,陈云就嗅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他致电毛泽东,预计近期内物价将“有剧烈跳跃之可能”。果然,几天后,投机资本全面出动,抢购棉纱、大米、煤炭等紧缺物资,“两白一黑”市价暴涨。

面对严峻局势,陈云草拟了12条指令呈报中央。当夜,毛泽东批示:“即刻发”。电报连夜下发到各地。一场有目的、有组织、有步骤的制止物价猛涨、打击投机商人的战斗在全国打响。

陈云十分重视了解各地的价格信息,及时掌握行情。贸易部里电话铃声不断,北京、天津、上海等几大市场每晚有电话汇报。

当时国家掌握的物资数量已经可以削弱涨风,但陈云清楚的知道,打经济战,如果时机选择不对,不但不能平抑物价,一旦被投机商吃进,形势会更加混乱。

商场如战场,陈云就像指挥作战那样,一方面秘密集结物资,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粮食棉纱和煤炭的调动和集中,另一方面指示我所有贸易机构按兵不动,等待命令。

面对飞涨的物价,有些好心的经济学家建议迅速抛售物资,避免经济崩溃。密切关注动向的陈云,仔细计算着如何以有限的物资,取得这场斗争的全面胜利。

投机势力看到政府没有抛售物资,更加坚信共产党没有足够的物质力量与他们较量,于是不惜血本,调动所有资金疯狂吃进,甚至出现以日计息的高利贷,每天利息高达20%以上。

而此时,陈云为了欲擒故纵,命令国营商业机构,在抢购风盛行的时候,把所有呆货冷货抛给了投机商。

11月25日,物价涨势渐趋稳定,时机终于到了,陈云发出指示要求各大城市商业机构敞开抛售“两白一黑”等紧俏物资。

暴涨的物价迅速下跌,面对不断下跌的物价,投机商们再也支撑不住,慌忙跟进,甚至不惜亏本抛售。买涨不买落,越抛越跌,转眼之间,市场价格一片暴跌。

与此同时,人民政府又催征税收,收紧银根,冻结贷款,向投机商几路进兵。投机商腹背受敌,纷纷破产。仅十多天的时间,人民政府大获全胜,不法投机资本从此一蹶不振。

此后不久,全国物价开始平稳下来,持续十几年的恶性通货膨胀在新中国划上句号。对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毛泽东给予高度评价,他认为这场较量的意义“不下于淮海战役”。

(责编:王政淇、曹昆)

相关推荐